「我在我的房間而她在她位於走廊盡頭的房間裡。我正試著思考如何解決她的問題,突然間,我沒有試圖擺脫叫我分心的哭聲,好讓自己專心思考,我反而真的聽到我女兒的哭聲。讓我驚訝的是,那哭聲並非我一直以為的煩人刺耳的雜音。反之,它是輕柔、憂鬱、深為動人和令人感嘆的。我被它深深打動,所以我直接去她房裡,而且我出於本能便知道如何安慰她。

我注意到,在此之後她聲淚俱下的次數少了,她把它留待真正震驚或傷心時才用,而且多半都沒有操縱我們的意圖。

海瑟的哭喊似乎已達到它的作用,在九年之後,總算有人明白其中的信息。她的父親終於聽懂她了。」

朋友一向恬靜的女兒,開始懂得用哭表達反對控制大人,一餐之中便哭了幾趟,哭搖了我生育孩子的意願。當晚便到圖書館,親子互動、幼兒教養,沒有一本書叫做「有效讓你的小孩放棄用哭控制你的方法」,架上書名全都是資優、潛能、自制、創造力、教養、優秀、能力,這些字眼。

 

上網,又到書店,尋覓了兩日,看了數百書名,教育化為心理,和管理擺在一起,我突然警醒,我是在憂慮自己成為母親的那一天起,將會喪失控制權。

 

不管是百歲醫生教我的育兒寶典還是親密育兒百科,佛洛伊德或榮格,華德福或蒙特梭利,使用者一旦把孩子當成管理、塑造的對象,就會產生目標和成效評估,所謂「成功的教育家」、「成功的父母」,手上的獎牌是行為符合期待的孩子。

 

我突然覺得恐怖。

 

長久以來我想擺脫卻一直耽溺著的不就是這樣的表演嗎?和父母互為世俗的榮耀,然後在最後一刻,因為不願努力運氣也不夠好而失敗後,假裝拋棄它。

 

我要換個角色重複演這樣的劇碼嗎?

 

小孩不是待塑的泥土,父母也不是馴獸師。嬰孩啼哭,換做我變成她,恐怕也是哭。我長大、社會化,懂得閉嘴,但只是把哭換成煩惱、憂鬱。別人的煩惱憂鬱容易離開拒絕,不像小孩的哭聲那麼令人煩躁。問題來了,為什麼小孩的哭聲令我煩躁呢。

 

原來小孩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她讓你必須面對無法逃開的煩躁,讓你有機會面對、接納自己。原來我也是個有情緒有脾氣會抓狂的人,原來當我失去控制權、期望未得應允時,我也跟那個啼哭嚎啕的孩子一樣,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那麼,我怎麼撫慰自己的,也一樣可以撫慰小孩。而撫慰小孩的過程中,我是不是也可能撫慰了心裡幽蔽角落的那個小孩。

 

我多慮而自律神經失調,從此可見一斑。對關心的事,還沒來就緊張亢奮。當年小熊當兵放假,才說要從高雄搭車回北,我掛下電話後便緊張發冷不時在研究室走來走去,直到他到了台北,或許來電說「晚了,我回家了」。漫長的等待,緣慳一面。

 

這樣的我後來和小熊成了夫妻,我相信是緣分、因果,最後包裝上眾人的壓力而促成。在同樣的包裝之下,或許我們也就順勢去應「基因那麼好應該多生幾個盡社會責任」的吹捧,所幸我們停頓、遲疑,拉長的時間,放進去觀看自己對壓力和期待的反應。噁心、厭惡、歸咎父權,種種推諉卸責仍無法解答生或不生的問題後,才有機會回過頭來看到自己。

 

生,是一種選擇,選擇透過你,發現原來我們各自完整。

 

不過我一個人不能生,還得找到願意當你爸的人,現下只有我老公是合法的,找他以外的都會變成犯法,犯法沒什麼要緊,只是會很麻煩。不過你放心,我老公身上有溫柔的光暈,只要他願意當你的爸爸,他會完全地愛你、愛他自己。


 

「有效讓你的小孩放棄用哭控制你的方法」,應該去宗教類找,不過那是手指,這是我慣用的模式,信服文字。或許需要繞一大圈,才能放心將手放在心上。

 

「我在我的房間而她在她位於走廊盡頭的房間裡。我正試著思考如何解決她的問題,突然間,我沒有試圖擺脫叫我分心的哭聲,好讓自己專心思考,我反而真的聽到我女兒的哭聲。讓我驚訝的是,那哭聲並非我一直以為的煩人刺耳的雜音。反之,它是輕柔、憂鬱、深為動人和令人感嘆的。我被它深深打動,所以我直接去她房裡,而且我出於本能便知道如何安慰她。

我注意到,在此之後她聲淚俱下的次數少了,她把它留待真正震驚或傷心時才用,而且多半都沒有操縱我們的意圖。

海瑟的哭喊似乎已達到它的作用,在九年之後,總算有人明白其中的信息。她的父親終於聽懂她了。」

-----摘自<孩子送我的生命禮物>”The Mystery of Children—What Our Kids Teach Us About Childlike Faith”, Mike Mason, 李蕙英譯。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L
  • "小孩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她讓你必須面對無法逃開的煩躁"這句話有理.面對樂樂我發現我討厭盛怒下與她相處,而且常常不會有好結果.
    當我面對彼此對立時(什麼 她這麼小就會與父母對立?就是不喝奶~想一直被抱~明明想睡卻死撐著要玩),我能先放鬆,先笑,再與她說媽媽的期望,這時樂樂似乎能與你溝通,母女彼此和樂.
    不想把小孩當個動物來馴,或認為父母是管理者來想,我只願與女兒在愛的情境下,彼此教育對方,彼此都是獨立個體....
    希望唐先生也能看看你寫的~
  • TL老師,如果我當媽媽,請收我為徒。
    你的話讓我很想找一個不會說話的小朋友,來「溝通」看看哩
    小朋友不就是年紀比較小長得比較小的朋友嗎
    朋友,好像也就可以用朋友的方式對待看看呴,呵呵

    gulgula 於 2009/02/10 17:57 回覆

  • yuhina
  • 我喜歡從動物行為裡溝通的理論來看小孩子哭這件事
    我們可以把哭當成是一種信號(signal)
    在動物行為裡溝通的基本概念是
    每一個signal都會有信號的發送者(sender)跟接收者(receiver) 以及發送者想要傳達的信息
    而同一個signal在不同的背景(context) 常會代表不同的意義

    sender會利用信號來影響receiver的行為
    同樣的receiver可以透過 對信號的反應 來影響sender所發的信號
    重點是 sender跟receiver之間 常常會有利益的衝突
    例如 巢裡的幼鳥可以選擇發出乞食的聲音
    來讓父母知道自己餓了
    以便取得食物 但是 父母得有辦法判斷 這個信號是否是真的
    以免 沒有把食物為給真正需要的幼鳥
    換句話說 如果父母有辦法辨識乞食的真假 那麼作為sender的幼鳥才不會胡亂發出乞食的信號

    回到「有效讓你的小孩放棄用哭控制你的方法」
    如果我們同意哭是一種溝通的信號的話
    (我覺得很有趣的一件事是 小孩出生是先會哭的 笑則是慢慢發展出來的能力 表示哭是很有用的信號)
    對於不會說話的嬰兒來說 哭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因為嬰兒也有溝通的需要

    但是 作為receiver的父母
    如果 可以辨識出 哭這個信號出現的背景 進而了解裡面傳達的訊息的話
    小孩狂哭不止的現象 應該就可以大大的避免
    更進一步
    如果可以在哭之前 就觀察出嬰兒其他表達需要的行為徵兆 哭的頻率跟強度 都可以減少
    另外 父母也可以透過一些方式 (主要是關連學習)傳達一些訊息給嬰兒
    例如 白天睡覺跟晚上睡覺 有不同的環境 小孩就知道
    白天這個環境 醒了就會有人理他 晚上這個環境 哭的話也沒有用

    也許你會問 照這樣講那為什麼會講話的小孩也是會哭呢
    基本上 從動物行為的角度來說
    信號的代價(cost)常常與信號的可信度成正比
    說一句話的能量消耗很低
    但是哭個一個小時的能量消耗則很大
    所以 如果父母對哭跟言語的溝通反應很不同
    哭這種溝通則會被鼓勵
    例如常見的是 父母在做自己的事(例如帶小孩跟朋友一起吃飯 忙著跟朋友聊天)
    只有在小孩哭的時候才去陪他玩或哄他 這樣的話哭就會被鼓勵

    ------
    雖然做為佐證 我得告訴你 我說的這些用在我六個月大的兒子 還蠻有用的
    不過 我其實只是想要說
    哭是一種信號 是小孩「影響」父母行為的方式
    應該是無法避免 也不需要避免
    但是是不是「控制」父母 我覺得則有很大程度操作在父母手上 (receiver response會影響sender的行為)

    另外 我跟你保證聽自己小孩哭跟聽別人的小孩哭
    感覺是非常不一樣的
    我幾乎沒有因為我的小孩哭覺得煩過


    你聽一百個人講大概會有一百種父母經吧
    僅供參考囉
  • 冠羽爸爸
    你這樣一寫,看到的女性大概都會很羨慕你老婆
    哭令人煩,囉唆也是。小孩子哭讓爸媽煩,等爸媽囉唆就換小孩嫌煩了。哈哈

    gulgula 於 2009/02/10 18:07 回覆

  • My wife told me
  • 在與小baby朝夕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他在哭什麼,如同語言一般,很容易就可以分辨。
  • 說的也是,我也聽得懂咪咪在喵什麼耶
    也就是說,把小卑鄙當成貓就好了?
    哭很多很兇,就是話很多很兇,這樣是不是比較不會心疼?

    gulgula 於 2009/03/03 17: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