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可以再見到你

而且髮絲未白

 

你教會我甚麼是茫茫人海

怎麼樣可以消失無蹤

我已然忘記那放棄追尋的一刻,是否當成這輩子連想都不會再想起你

而我要如何記下你面容閃現的那半秒鐘

隨萬眾車流奔流過茫茫人海中的你

你這次教會我,甚麼是稍縱即逝

我回頭再一次流向你,緩慢篤定,不是也要確定不是

害羞怕錯認不知如何開口,我不知道原來我是笑著地看著你

我不敢期待,而你輕輕地呼喚,微笑,解救了

我們

你的第一句話像是早就準備好了:我總想著會不會在路上遇見你,看到你我心上的石頭終於放下來

 

我終於見到了你

在放棄毫無蛛絲的尋覓之後

這次分別,我將東去成家,而你的歸途有了守候

 

六年見一次

再六年,我們就四十歲了。十三歲哪裡會想到四十歲?

彼時你黝黑的臉上戴著圓圓的西瓜皮

每天要在逆風或側風之下,騎半小時的遠路,經過墓仔埔來上學

你總是那麼黑

黑得跟黑頭髮黑眼珠黑成了一塊

只剩下白襯衫在列列的風聲中

映著金黃色的陽光

 

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