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臨窗讀王心心習南管心得,寫她愁於林懷民為她所編的琵琶行,堅持無道具無樂師無一舞者,由她一人,亦不能起不能舞,單用獨坐抬頭眼神,以音聲張撐琵琶行三十分鐘大局

王心心琵琶行創作心得

乃上網搜尋琵琶行影片

忽聞窗外水聲淅瀝急切,彷彿若有雨,其聲漸潤,開門果泥苔草葉已濕,意外遇春雨,心驚而喜

更不意,閃電大亮,春雷乍作

正是,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影片中王心心輕揚眉、微啓朱唇、悠然舒展圓潤唱腔,已攝人心魂。隨著別有幽愁暗恨生,鎖眉低迴,漸入無聲,一段空白低吟後忽而急亢高拔,杏眼圓瞪,刀槍鐵鳴,音聲中,戲劇張力至此,重現了劉鶚寫王小玉說書。

 順帶一提,她泉州腔古音的扁口U發音,非常迷人,像語、愁、恨等字,我很喜歡 

 看不到的話,請連這裡

雨聲歇止時候,這一小段琵琶行已看了數遍

一人聲一琵琶,卻正顯示了單純音聲之華美,與微小動作的巨大張力,林懷民要的,王心心做到了。

對照王心心南管禪唱普庵咒【以音聲求】,琵琶行的華麗表演猶如璀璨煙火且間不容髮。

每一秒每一刻都緊緊吸住了觀眾聽者,讓你不想錯過也無從逃開

普庵咒一個小時的專輯中只有兩段,吟唱和單音獨奏

這次她把聲音的表演收斂到只剩下吐納,仿佛你跟著她呼吸,跟著她謙謚虔心地向內修為而向天祈求

琵琶單音獨奏,留白甚多,專心聽,她也是一句一吐納,聽久了,恍然大悟,這就是在唱誦普庵咒

普庵咒也是很有名的古琴曲,作成於明萬曆年間,至今仍十分流行於琴界

與南管琵琶譜迥然相異,完完全全不相同

古琴吟普庵咒、琵琶唱普庵咒,我至今方從王心心的彈奏中,聽見了虔誠的修行

琴人或許不是學佛人,孔子習文王操,嘆得其志也未得其人也而不進,至得其人也乃止,師襄大嘆,聽琴曲猶見文王。

王心心之普庵咒琵琶曲,亦得其人也。

多年前王心心到阿姨事務所處理私務,阿姨見其形容驚為天人,聽其言語觀其舉止,直說她是她所見過,最有氣質的女人,而也非常疼惜她的遭遇。

想起阿姨說的故事,想起王心心部落格上說及長命運多舛,每唱南管,便忘懷身世,沉浸其中。因知道這些,聽著她平靜澹然而不落空寂(林谷芳語)的普庵咒,我忍不住為她高興。

一邊寫,想一邊用音響聽普庵咒,來回於電腦與音響之間數次,始終讀不到這張普庵咒【以音聲求】

音聲求不得

突然想起她說的:以音聲求,不能見如來。因此,在優美歌聲停止的剎那間,最終應有所領悟,方才止歇的華美聲色,其實只是一個鏡花水月的幻影。

911417192671.jpg

專輯題字為董陽孜

圖片引用自文建會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