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我記不住你的名

波烈露不斷重複的旋律,舞者踩踏不斷重複的舞步

你逼使我突破不耐的極限,回顧影片,發現被不斷重覆的人生

戰火浮生錄

世界原來是這樣,並沒有真正的壞人,而即使曾經互為敵人,還是有可能真心牽起手,惜生而祝安

那天進西門町,我才知道,被學校高聳圍牆所保護著的我,並不知道近在咫尺真實的世界

之後我開始自己看電影,慣性地在尋常對話中,尋出導演精心安排的無奈和荒謬

人笑我哭,在黑暗中淚流滿面哽咽抽蓄

有的電影我一看再看,看最多次的是偶然與巧合

巧合的是,因為這一部片,引爆的事件,讓我從自身的經驗中,發現所有的困難,若出於巧合,絕非偶然

這世界沒有真正的壞人,沒有對錯

道德可以讓我暫時得到安慰,卻無法讓我安心接受遭遇

而我的愛,原來每一句都是條件

 

偶然的發現這部片,我開始尋找你的電影。都是愛情,而你永遠的女主角,始終令我著迷。

今天例常地讀藍祖蔚的文章,我才發現,原來,戰火浮生錄的導演也是你

克勞德雷路許(ClaudeLe louch)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巧合

 

情人節前夕,託藍祖蔚的福,讓我再次想起你,再次想起Irene的詩,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經過了這些年,我益發地愛這首詩

如果有要你投火殉身的愛,去吧

如果你被那無法突破的困境召喚,去吧

那些別人看來是我們微小的悲喜

對我們來說

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

火後的清涼,非你,誰能領受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rene
  • 思念著妳,到這兒來看妳
    赫然發現妳的文中竟也念著我的詩...
    好想好想再和妳走上魚路古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