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轉載自公共電視紀錄觀點哈哈世界

你愛看電視嗎?你還在看電視嗎?

好看逗相報,公共電視紀錄觀點本週節目哈哈世界,好看喔!有驚人內幕,看了保證你神清氣爽百病全消喔!

導演吳米森是這樣介紹他的影片的: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動物園,為了讓園內無所事事的大猩猩有點事情可做,計 畫在今年暑假期間於牠們的鐵籠子裡裝設電視機,播放野生猴子和類人猿等動 物生活的影片,好讓牠們「想得深入一點」,莫斯科動物園園長史皮辛說:「我們 希望牠們少花點時間挖鼻孔,多花點時間思考生命的問題。
 

媒體把自己神話化了;他們正一步步掏空我們僅存的現實。

世界線上免費看    (9/16下檔)    猩猩們,上工囉~

磕!怎麼可能,騙你的啦,紀錄觀點的節目才不可能讓你神清氣爽,即使是當初的無米樂,頂多也只能讓你淚中帶笑而已。
最後有雷,拜託看到底踩一下喔

@電視不可能批評電視
@電視新聞不應該好看,但為了收視率,你必須讓他好看、戲劇化。
@恐嚇觀眾永遠有效。
@看更多的電視並不能提昇你看電視的能力,但我們好像從來也沒聽說世界上有誰欠缺看電視的能力?
@看電視並不能讓你更了解真實的世界,相反的,媒體正在隔離扭曲真實,增加你和真實世界的距離
@正因為二十四小時的新聞台和電視太過侵入隱私和生活,我們台灣的藝術電影才更強調注視,但用藝術電影來反抗電視媒體,代價太大了
@沒有的時候也沒有關係,可是有的時候呢,就會很自然地拿起遙控器,打開,真的,很自然的。.........呃,滿恐怖的。
@你走入電影院看電影從來不會認為電影演員是你家人,你會有距離地,感覺喜歡或不喜歡這部電影。但電視不一樣,它就在我們的客廳,晚飯後打開電視,那些名嘴就像我們的家人一樣,對你轉述今天的新聞評論今天發生的事。
@因此我認為我應該做些什麼,我到世新上課,第一個學期的作業是要學生做倒扁的新聞,一開始就告訴他們,不論你倒扁或挺扁不會影響你任何一分,但非常驚訝的是,他們交來的作業,完全沒有反省批判思考的能力,他們只是一味的接受媒體給他們的訊息
@我不是要批評那些學院派,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學新聞的,我學的是學戲劇,所以我才能在台視升得那麼快。
@所以我曾經離開過,大概半年吧。後來又回去了,因為還是要生活啊。回去之後就,嗯,盡量不要惡搞,盡量。


@十八歲以前吧,我都一直以為電視上說的都是真的......呃,(現在想起來)滿恐怖的

面是影片中的訪問回答及動畫字幕,還有更多的,讓你一下子接受之時,馬上反應到你所看的也是電視。好吧,假設我剛好看到有良心的電視,看到有良心的電視批評電視。

 
電視,咕拉國中前很愛看,但被規定只能看到八點新聞結束就必須上床睡覺。國中更是,只能賴皮說我要看新聞,才能賴到八點方上樓寫功課。國中出校(不是出國喔)演講比賽,抽到「電視與我」,看著人家有老師帶著的都緊張地趁著準備時間擬講稿演練,我只能一個人呆呆的想,啊我都沒看電視,怎麼辦?

人喔,要瞭解自己,就算不克敵致勝,也能全身而退。我喔,沒看電視就沒看電視,幹嘛自欺欺人在台上對著評審和全縣的代表及老師們說:除了新聞,我最愛看「錦繡河山」和「八千里路雲和月」,每當故國壯麗山河呈現螢幕,我思鄉的愁緒就在立志讓中國成為21世紀最偉大國家的壯志中,潸潸留下兩行熱淚。......這,我能說什麼呢?就是沒看電視沒常識害的啦

要是我當初敢說,在惡劣的填鴨教育之下,每天只能看半個小時的新聞,我能跟電視產生什麼感情?你們給國中生「電視與我」的講題是翻參考書抄來的嗎?

嗚嗚,若我當初敢這樣誠實或許我就得冠軍啦。

但是今天看電視的環境有比當初好嗎?有好一點點,但壞得更多。作為資深外食一族,十年前,我要看有附電視的食館才進入,現在,電視轉到新聞台就趕快逃。 
 
其他節目也沒好到哪裡去,我公公很委屈,只要我在客廳,他都把電視轉到公視、Discovery、NGC,我離開了他才轉回自己愛看的歌唱節目。事實上我也很愛看卡通、越蠢的越好像蠟筆小心、花田一路,有陣子還喜歡天線寶寶。還有我也愛看公視和民視的台語連續劇學台語,傳神的俚語很多。台視的台語比較差,中視沒在看。

還有什麼能看?我很少看電視,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電視與我?一個人吃飯的時候會配電視,一家人的時候,我寧可大家在客廳喝茶吃水果聊天,而不是各自盯著那個發閃的平面.......


------------------我是煮完飯看完電視繼續寫的分隔線-------------------------------------------


最後收剩菜時,我明明聽到的是中視新聞煮撥高亢的女聲,可等我煮好茶切好水果端到客廳,聲音怎麼低緩了下來,內容也不大一樣,原來公公又幫我轉到公視新聞。我爸應該很可憐我公公,怎麼會這麼委屈。

這樣好像咕拉很兇殘的樣子?可能也是吧。

咕拉在沒有一家書店的鄉下長大,學校沒有圖書館,鄉立圖書館也只有破舊的幾本小說。電視是唯一迅速得知外界影像訊息的管道。我那麼地相信電視,尤其是新聞。在高中聯考作文風雨之後,還那麼認真的寫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可是沒有人告訴我,原來,後來讓我放假又前一天提早放學的遊行暴民,其實都是手無寸鐵的農夫。要不是我親眼看見,我絕不敢相信,電視新聞說謊。

外面風雨越來越大,颱風要來了。影片中描寫李遠哲的動畫: "我們人類正面臨著非常嚴重的危機,你們媒體可不可以不要在炒作那些事了"。

到後來我很怨,大人難道也被騙嗎?還是我們只要認真讀書考試就好?咕拉的兇殘,其來有自。
現在想來,沒有SNG的那個時候其實還挺美好,新聞記者還是很受人尊敬。

我到底討厭的是新聞台還是戲劇化煽動血腥傳播惡意的節目?
而當曾經(你也很認同地和他們一起)高喊著政黨退出媒體的人,也透過掌握媒體,訴求"否則我們要怎麼和他們對抗"時,我知道,我再是沒有媒體可以相信。即使是公共電視和中央社,都要非常小心。

電視只會讓你和真實世界,越來越遙遠。

-----------------------------我是差點忘了埋地雷的分隔線--------------------------------------------------

記錄片到了最後是文化視窗小短片,通常很好看,但太營養正經,看完沉悶的記錄片實在不想看。為了當有為女青年勉力撐眼,......什麼,老土藝術

老土藝術!!!!這不又是咕拉的學長嗎?

而且是家鄉的學長耶!
回鄉用家鄉的泥土從事陶藝創作的學長。在大家懷疑的眼光中,他把豬圈改建成陶藝工作室。幾年後,小橋流水花木扶疏,門口鋼筋束綁成立碗的意象,那是家鄉最美麗的房舍。學長溫溫地說著,如何把舊時詔安客的生活經驗融入線在家鄉的泥土中,和家鄉人互動,激發靈感,創作讓家鄉人有感觸能感動的陶藝作品。

我只能呆呆地說,咕拉的學長真棒。咕拉真棒,認識的學長都很棒。哈哈哈哈哈,小熊也是咕拉的學長喔,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咕拉
  • 我就知道你看到最後要說我"那個"學長,嘿嘿,可是我不認識他,而且你認識的也是媒體塑造出來的他喔;那你忘了我還有你喜歡的"另外那個"學長,嘿嘿,我也不認識他喔,而且你認識的也是媒體塑造出來的他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