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給問代誌,常常嘛無超過三字:
喔、對啊、不知道
偏偏我真想欲聽的彼三字
攏吥講
 
若給講,我真想你
伊逐擺都嗯一聲
電話兩邊,叨陷入惦惦的寂寞
是思念,是無奈,抑嘛是攏卡愛著家己
 
甘是頂世人相約束
這世人,不管愛/要,抑是不愛/不要
攏要一條一條
歸零

附記:家母講得一口好台語,尤其是歇後語,精準傳神。我大學某日惡夢彈坐醒,口裡殘留一句「慘了」,知是作夢,旋驚自語,「慘了,連作夢都用國語了」。
為了日後萬一真的有生小孩,母語傳承是做媽媽的唯一的文化使命吧。我現在除了多講台語,也開始用台語想。中午用台語讀了一篇文章,於是第一次用台語寫。
創作者介紹

gulgula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