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我記不住你的名

波烈露不斷重複的旋律,舞者踩踏不斷重複的舞步

你逼使我突破不耐的極限,回顧影片,發現被不斷重覆的人生

戰火浮生錄

世界原來是這樣,並沒有真正的壞人,而即使曾經互為敵人,還是有可能真心牽起手,惜生而祝安

那天進西門町,我才知道,被學校高聳圍牆所保護著的我,並不知道近在咫尺真實的世界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