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的房間而她在她位於走廊盡頭的房間裡。我正試著思考如何解決她的問題,突然間,我沒有試圖擺脫叫我分心的哭聲,好讓自己專心思考,我反而真的聽到我女兒的哭聲。讓我驚訝的是,那哭聲並非我一直以為的煩人刺耳的雜音。反之,它是輕柔、憂鬱、深為動人和令人感嘆的。我被它深深打動,所以我直接去她房裡,而且我出於本能便知道如何安慰她。

我注意到,在此之後她聲淚俱下的次數少了,她把它留待真正震驚或傷心時才用,而且多半都沒有操縱我們的意圖。

海瑟的哭喊似乎已達到它的作用,在九年之後,總算有人明白其中的信息。她的父親終於聽懂她了。」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