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完全黑暗的山裡,老龍和秋共乘的野狼機車僅剩下尾燈和尾燈映出一點模糊的輪廓可以辨認,我騎著秋的小50全神貫注緊跟在後。山路崎嶇,似乎有幾段石子路?轉彎的角度、路的寬度,還有我的性命,完全交給老龍。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