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地白日無風,燠熱,烘烘然如三溫暖烤箱

待到夜裡,光坐,汗仍如雨下

無奈體虛,極熱之時,吹起電扇,雙踝膝蓋竟徹骨僵冷

那麼便任汗如雨下了

甚至還泡了盞燙口的茶,小桌獨坐,閒書

窗外竟吹入沁涼微風

 

極其微弱,吹面不亂髮絲

然其沁涼又極有力,風末之毫,仍冰肌涼骨

 

相較之下,電扇股灌暖風,竟像使勁拳打腳踢的渾少

想這風或許本即有的,只電扇一開,便吹散了

則雨汗是代價了

則蛙鼓是奢想了

則墾丁之螽嘶須夢中尋了

 

gulgu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